• 用户名:
  • 密 码: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络少年宫 > 书画苑 > 名人轶事 >

张大千仿画“拾遗”

作者:刘云 来源:未知

  1999年11月下旬,备受世人关注的中国拍卖第一案——张大千《仿石溪山水图》拍卖纠纷案,最终以原告获胜而结束。其间,包括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启功、常务委员刘九庵在内的全国11位专家,对最高人民法院送鉴的张大千《仿石溪山水图》进行认真鉴定后,认定此画是伪作,才为这场历时4年的打假案划上圆满句号。且不说赝品如何逼真,其实张大千先生本身就是一个令人叫绝的仿摹名作高手。

  张大千作为中国现代最著名的国画大师、画坛巨擎,饮誉海内外,被推崇为中国画“五百年来第一人”。可是却很少有人知道,这样一位艺术巨匠,竟是仿摹名作、绘制赝品的高手。而且他成名之初,被人们称奇的不是创作的作品,而是他摹仿明末清初画家石涛而作的赝品。张大千自嘲地说自己是个用纸用笔的骗子。他仿石涛画的赝品其神韵、表现手法、构图特点,惟妙惟肖,与真迹毫无二致,活脱脱“石涛复生”。他这种恶作剧,不知使多少著名的画家、收藏家、鉴赏家上当。

  先说陈半丁受骗。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张大千,在画坛上还是个无名的“后生小子”。当时北方最有名望的画家兼收藏家陈半丁,收藏的名画在中国北方首屈一指,又是一言九鼎的鉴赏权威。有一次,他刚刚搜求到一册石涛画页,视为精品,贵若掌珠。他喜不自禁,特地设下宴席,邀请艺林名家到家中饮酒赏画。被邀请的名家有王雪涛、陈师曾、徐燕孙等人。张大千对石涛的画向来喜爱,听到这个消息后,就径直赶到陈家向陈半丁请教,要看他收藏的石涛画册,一饱眼福。陈半丁对这年纪轻轻的不速之客自然没怎么放在眼里,叫他等客来齐后一起观看。

  6点钟,陈家的客厅里应邀的嘉宾到齐了,陈半丁命仆人将画册取出,接着在明亮的灯光下展开。顿时,客厅里满是赞叹声。陈半丁手摸下巴,矜持而立。客人的赞叹,实际上是对他的画册鉴赏力的肯定。张大千踮起脚尖,朝桌上的画册一瞥。“卟哧”笑出声来。众宾对他的无礼举动很不高兴,纷纷投来责备的目光。陈半丁问他“有何赐教”。他说:“原来是这个册子呀,我早知道了。”陈半丁不信,他无法想象这么名贵的画册怎么会让一个无名小卒轻易见到。张大千立即说出第一页画的什么,第二页画的什么,第三页画的……题的什么款,钤的什么印。陈半丁和客人一边翻看一边对照,越看越惊奇。果然这画册的内容与张大千所说毫无二致。陈半丁百思不得其解,问:“这画册你收藏过吗?”张大千得意地说:“我哪里买得起这价值连城的画册!这是我画的。”陈半丁愣了半晌,接着板起脸责怪年轻人说话不诚实。张大千拿起笔,当场仿画了一幅石涛的画,令陈半丁和众宾客目瞪口呆。

  这件事不仅令陈半丁尴尬得难以下台,连在场的所有名家脸上都不好看。堂堂中国北方画坛权威,竟被一个无名小辈开了一个大玩笑。

  再说黄宾虹上当。张大千造石涛的假画,在上海还瞒过了著名画家黄宾虹。

  黄宾虹和罗振玉是张大千的老师曾农髯、李梅庵的好朋友。黄、罗两位先生收藏石涛的画最丰富,是当时公认的鉴赏石涛的权威。张大千曾向黄宾虹求借他收藏的一幅石涛精品,被黄先生拒绝了。张大千不服气,仿摹了石涛一幅手卷,放在老师曾农髯那里。正巧,那天黄宾虹去看曾农髯,无意之间在曾的画案上发现这幅仿石涛画,以为是真迹,鉴赏之余,爱不释手,说他要收购这幅画。曾农髯便让张大千去黄宾虹家,让他们直接去谈。张大千到了黄家,见黄宾虹要收购他的假石涛画,心中不免暗暗得意。他心想:用假画骗他的钱于心不忍,也不屑为,还是换他的画吧。于是说:我岂敢要先生的钱。这样好了,我拿这幅画换我上次要借的那幅石涛画吧!黄宾虹非常爽快地答应了,并且立即把那幅画拿了出来。就这样,张大千拿自己的假画换了鉴赏专家黄宾虹的真石涛画。

  再说说罗振玉中计。张大千年轻气盛,争强好胜,一心想骗过著名鉴赏家罗振玉。但要使罗振玉上当,不是件容易事,张大千为此颇费了一番心思。

  古时候的名画,最受人看重的,当然也是最有艺术价值的,常挂在客厅的中堂;最不值钱的是挂在炕头卧房里的画。炕头卧室外人不入,只能自赏,不过填填空处,遮遮墙壁而已,取材也大都是一些花草、虫鱼、动物小品。张大千知用山水大幅难骗过罗振玉,便仿制了几幅石涛的炕头小画,其中一幅画的是虎。画好了后通过朋友,故意转了几个弯,在似乎不经意中让罗振玉看到了这几幅画。罗振玉果然上当,并出高价收购了这几幅“假石涛”。

  新得到几幅石涛“真迹”,自然十分高兴。罗振玉雅兴大发,在家中宴请画友来共赏,主客同饱眼福。张大千故意去凑热闹,等客人散尽后,张大千悄悄对罗振玉说:“罗老师,我看这几幅小画有点不妥。”罗振玉想起张大千用假石涛画骗取黄宾虹的真迹之后,猛然醒悟,顿时气得目瞪口呆。张大千的玩笑开得有些过火了。


  类似这样上当的事还有很多。程霖生曾出价购得八大山人绘的花卉4幅,每幅长一丈二尺,阔尺许。其中一幅为荷,梗长8尺余,一笔到底,劲力弥满。程霖生很自信地对人说:“张大千虽善伪作,但绝无此魄力,此画是八大山人真迹无疑。”抗战胜利后,程霖生死。有人询问大千此事。张大千笑着说:“4幅均我所作。”当即将纸铺于长桌上,边走边画而已。

  事实上,张大千不仅能仿石涛 、八大山人,并且除了浙江、梅清及清初“四王”(王时敏、王鉴、王 、王原祁)以外的那些画派,他无所不能仿,无不可以乱真,令鉴赏家们伤透了脑筋,丢尽了面子。

  但张大千毕竟是张大千,他要画自己的画,师古而不泥古。有人请他在所仿石涛画上题跋。他欣然命笔:“昔年唯恐其不入,今则唯恐其不出。”他不拘于石涛,而进一步上溯唐、宋、元、明,纵横百家,恣意临摹,取唐人的气势,宋人的法度,元、明的意境,上下千年,融会贯通,终于成为饮誉海内外的中国画一代宗师
 


摘自:《焦点》撰文/玉丰

编辑:王媛媛

关于我们 - 报业集团 - 版权声明 - 广告业务 - 联系方式
Copyright (C) 2001-2011 dzww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大大众报业集团主办 Email:webmaster@dzwww.com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  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
鲁ICP备09023866号 新出网证(鲁)字02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